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齐蓝来访
    郑宏月看着打坐修炼的吴牧,放下床帐,起身走了出去,刚刚将窗台下面的衣服焚毁,就看到一个妙曼的身影款款走来。

     郑宏月的眼神微冷,装作没有看到走进屋里,也没有告诉吴牧有人来了。

     齐蓝带着食盒,款款莲步,蓝宝石的长裙绣着几朵梨花,显得她既清纯又魅惑。这件衣服是她特意挑选的,为了就是让那个冷冰冰的郑宏月看了之后起一下怜惜之情。

     齐蓝是御合派齐长老的独生女,那个齐长老对郑宏月赏识有加,认为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一心想把齐蓝嫁给他。但是齐蓝却不喜欢冷冰冰的郑宏月,认为他一点也不懂得风花雪月,只知道舞刀弄枪,对女儿家的心思点也不了解。她倒是挺满意郑宏宇的。郑宏宇对她的心思十分的了解,总是给她制造惊喜,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开始不知羞耻的滚到一起了。

     齐蓝也了解到郑宏宇对郑宏月的仇恨之心,他一心想要除去郑宏月,正好齐蓝也想除去郑宏月,原因是她跟郑宏月定了婚约,但是他现在跟郑宏月好上了,不想跟郑宏宇好上了,她想嫁给郑宏宇,不想嫁给郑宏月。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容她违抗,但是自己处子之身已不再,嫁给郑宏月之后必然会被他知道,到时候,自己恐怕无脸见人,郑宏宇前程也尽毁。齐蓝越想越害怕,心里生出歹毒的计策,说与郑宏宇听了之后,郑宏宇同意了,但是为了怕别人揭露,暴露了她,郑宏宇决定亲自下手。但是郑宏月命大,没死成。回来之后也没有揭发郑宏宇的行为,但是齐蓝还是怕,她一定要杀了郑宏月,不让他威胁到郑宏宇丝毫!

     齐蓝敲了敲门,没有人应。齐蓝皱起眉,附近的下人说他没有出门呀。齐蓝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人应和。她有些疑惑,齐蓝将脸贴在门上,冷不防的门一下子被拉开,齐蓝没防备,被人抓的正着。

     齐蓝看着一脸冷漠的郑宏月,十分的尴尬。她解释道:“我刚刚敲门没人应,以为没人在。准备走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动静,我以为是手脚不干净的下人。”齐蓝的笑容十分的僵硬,脸上显现出几分不自然的红色。

     郑宏月也没有当场揭穿她,缄默不言,不置一词。齐蓝心里十分的不自在,十分不喜欢郑宏月的沉默,但是她是有目的而来,空手而去不是她的作风。

     “宏月,你身体好了些吗?夫人去世这件事你不要太过于背伤。”齐蓝放下手中的食盒,“这是我让下人为你熬制的药膳,你补一下身体。”

     郑宏月抬头看了她一眼,“为我熬的?”

     齐蓝笑着点头。郑宏月摆手,“拿走送给郑宏宇吧,我不需要。记得让他验一下毒,毕竟手脚不干净的人还是很多的。”

     齐蓝一愣,被他的话说的很难看,回过神明白他的话的意思之后,脸色更加的难看。她脸色十分的苍白,咬着唇,嘴唇的一抹红显得她楚楚可怜,“宏月,这都是我贴身侍女全程盯着,谁敢手脚不干净?宏月,你这样实在是太伤人心了。”

     郑宏月看着她,说道:“你难过吗?”

     齐蓝被他关心的话弄得一愣,心里起了涟漪。这跟那人是她的未婚夫,如果他之前也对自己这般温柔,自己也不会......她看着郑宏月冰冷的表情,说道:“我当然难过,这是我的心意,却全部被你糟蹋了。”

     郑宏月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去给不会糟蹋它的人吧。”

     齐蓝字啊也装不下去了,脸色变得十分的难堪,但是到底也没有彻底撕破脸面。她转移话题,“我听说你带回了一株稀有灵植,可以给我看看吗?我常年呆在御合派,都没见识过什么世面,宏月可愿意让我开开眼见?”

     齐蓝提及灵植,发现郑宏月的眼神更冷了。她头皮发麻,坚持着说了下来,齐蓝双手藏在身后,颤颤嗦嗦的。

     “不是什么稀有灵植,你回去吧。”郑宏月直接拒绝了她的请求。

     齐蓝大为失色,脱口而出,“郑宏月,你有没有拿我当成你的未婚妻?”

     郑宏月笑了,那种笑容带着了然、讽刺,他动了动嘴唇,“你也配?”

     齐蓝被他羞辱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她抬起手扇向郑宏月。郑宏月没利润修为,肯定拦不下她。但是郑宏月却紧紧的捏住她的手腕,瞳孔泛起了血丝,他贴在齐蓝耳边一字一句,“怎么,他不敢来,所以让你来了吗?记住,你跟郑宏宇,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也不用在我面前演戏。”

     齐蓝惊恐的尖叫了一声,却没有人进来。郑宏月甩开她的手,说道:“滚!”

     齐蓝的眼睛带着泪水,愤恨的看着郑宏月,最后抑制不住心里的恐惧,离开这座小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郑宏月一个废物居然能够拦住她,让她的全力一击变得动弹不得。

     齐蓝走了之后,郑宏月压下心中的燥怒,他灌了几口冷茶,看了一眼床的方向,床帐还是放下的,也不知道那根树枝什么时候出关。

     郑宏月揉了揉额角,试图理清自己控制不住的情绪是怎么回事,他以前绝对不会这般暴怒的。他想到昨天自己吸食了人的魂魄,自己那时候虽然没有意识,但是却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十分享受那种感觉。

     齐蓝回去之后,觉得十分的坐立不安,她看着青紫色的手腕,想起郑宏月的威胁和慑人的气势,心里愈发的不安。干脆忽略郑宏宇前几天让她不要去找自己的嘱咐,换了衣服,整理了妆容,便起身去了郑宏宇的院子。

     她没有敲门,站在门前守门的小厮也拦不住她。齐蓝直接闯了进去。

     齐蓝一进去,就看到郑宏宇的房间里还有一个白衣公子,跟郑宏宇差不多的年龄,长相儒雅。他看到齐蓝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十分的诧异,显然他认识齐蓝。尽管他的表情很快就变得十分的坦然。但是齐蓝和郑宏宇还是说感觉十分的尴尬。尤其是郑宏宇,脸色都黑了。

     他站起来,朝齐蓝鞠躬行礼,“齐姑娘这般急匆匆的找弟弟所谓何事?”

     齐蓝僵硬的笑了笑,扯了扯凌乱的裙摆,“呃、没事,没事,走错了而已。”

     白衣公子笑而不语。齐蓝说完之后就恨不得扇自己几耳光,走错路?在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走错路?还走到自己未婚夫弟弟的房间里来?

     不管如何,不管对方信不信,郑宏宇都要给它圆下去。

     白衣公子站起来,说道:“虽与郑兄相谈甚欢,但我还有急事,就先行告退了。郑兄可要好好考虑我们刚刚说的话。”

     郑宏宇点头,“肯定会好好考虑的。”

     白衣公子走了,临走之前还瞥了一眼站在门口进退两难的齐蓝。齐蓝被他那一眼看得羞耻又尴尬。等白衣公子一走,她就红着眼睛靠在郑宏宇怀里,十分委屈的说道,“你看看他的眼神,分明就是瞧不起我!宏宇,等你坐上了门主之位,一定要风风光光的把我娶回去!”

     郑宏宇抱着她,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里,脸色十分的鄙夷,别说他会为了自己的名声不会娶“哥哥的未婚妻”,就算是娶了,这等放、浪的女子,他娶回来害怕自己被戴绿帽子。更何况刚刚叶序找他合作,愿意把自己的妹妹嫁过来联姻!

     “好,娶你,一定风风光光的把你娶回来。”

     齐蓝背着甜言蜜语哄得眉开眼笑,一时忘了刚刚的委屈。“刚刚那个男人是谁?”

     郑宏宇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手不规矩的伸到她的腿间。

     齐蓝媚笑着夹紧腿,“你不是说最近要小心吗?”

     郑宏宇刮了刮她的鼻子,“既然都来了,自然要好好舒服一番。”他亲了齐蓝一口,撩拨的齐蓝吟哦不断。“刚刚那人是望叶门的五长老之一的叶序。”

     “他这么年轻!”齐蓝大惊。

     望叶门有五个长老,个个都在元婴期。齐蓝见过几个,但是个个都是胡子白花花的老头子,没想到叶序这般年轻。

     郑宏宇假装伤心吃醋,“你这么说别的男人我可就伤心了。”

     叶序的的确确是望叶门最年轻的长老,但同时也是修为最低的长老,他刚刚达到元婴期前期,却已经有几个长老快突破元婴期后期了。他在那里没有话语权,处处受到压迫,所以找御合派未来的门主合作。

     齐蓝笑着亲他一口,说道:“我最爱的男人可是你。”

     郑宏宇高兴,一把抱起她走到床边。齐蓝拦住他,嗔道:“怎么人家每次找你你脑子里都是这种事,讨厌~”

     郑宏宇哈哈大笑,“齐蓝美色无边,我把持不住。”

     齐蓝从他怀里坐起来,脸色变得十分严肃,迫使郑宏宇停下来。“宏宇,我觉得郑宏月十分的奇怪。”

     郑宏宇问道:“怎么奇怪了?”

     齐蓝皱起眉,摇摇头,“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

     郑宏宇压倒她,在她脖子上亲了一口,“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一个废物嘛!你们女人就是爱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