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一千四百万
    他是南都大学的教授就该打?

     这是什么逻辑?

     哪怕三十的神经早就已经练得比一般人要粗大,也不禁被这个逻辑弄得愣了一下。

     却不料这位叫做王朋的南都大学教授听到他的妻子这么一说,竟羞愧得不能自已:“是的!我身为南都大学的教授确实该打!”

     怎么一回事?怎么一个理由奇葩,另一个的理由更奇葩,还确实该打?

     不过毕竟听出了里面绝对有隐情,汪叔严肃问道:“不管是什么理由,打人总是不对的。

     不过,将夫妻俩弄到开打的这个份上,总有点原因,现在就在这里把事情给说开,免得一会我们走了你俩又打起来,到时候我们还得来!

     说说吧!”

     做警察的常常有这样的无奈,像夫妻俩这样的吵架打架甚至家暴之种,派出所到了也最多劝说。

     特别是家暴的现象,派出所的可以去制止,但却往往派出所的人一走,小夫妻俩又开干上了,甚至还有打得头破血流的。

     所以现在派出所做事,如果是夫妻吵架的,一定会让事主把原因给说开,免得等自己一走了,又开始打上了。

     等事情一说开,如果还打,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再次前来制止,不过也只是制止而已。

     其实真正管这事儿的,是妇联。

     妇联才是那些被家暴的女性同胞们该去寻求的帮助,因为大多数家暴,甚至说百分之九十九的机率,是男性对女性实施家暴。

     所以妇联才是被家暴的女性该去寻求帮助的地方,而非派出所。

     派出所只能劝解。

     再不听?我还劝解!

     你还不听?我还劝解!

     我就是再劝解你还是不听,过后还打,那我有什么办法?只能劝解!

     我总不能“咔嚓”一下把你铐到所里让你冷静一个晚上再说,这么下来,你回来还不把自己媳妇儿打得更狠啊!

     就算是不敢再打了,可心里面绝对会埋下一根刺,这是你媳妇儿报警把你抓进去关一晚上的。

     如哽在喉啊!

     那这样一来,夫妻感情还要不要了?

     日子还过不过了?

     所以只能是妇联出手,她们这些人对于这种家庭出现的矛盾处理得很好,毕竟人家专业干这样。

     就是传说中的专业劝架二十年,品质绝对值得信赖!

     不过现在这单家暴,究竟归不归妇联管,三十就不知道了,因为现在被家暴的,是个男的。

     而且还是心甘情愿被家暴的,难道他是个抖MA?

     陈三十当然知道不是,让一个男人能心甘情愿地躺在地上一声不吭地给自己的妻子殴打,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再结合起刚刚男人跪在自己妻子面前说的那些什么让家里有了好大损失才愧疚到这样。

     所以汪叔才想问清楚什么原因,竟让一个大学教授居然连脸面都不要了,在大街上演了这么一出。

     听到汪叔的话,这位叫王朋的大学教授才回过神来,突然将目光放在汪叔身上的警服上,神情竟然在瞬间变得大喜。

     然后突然间的转变差点让人措手不及,只见他看到汪叔身上的警服之后,瞬间变得激动,然后下一刻他居然向汪叔扑去。

     幸好车里的三位都是训练有素的警察,汪叔是老民警了,他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民警,知道出警的危险,这么多年来有多少同事常常因为一时疏忽而送了性命。

     所以他从警二十多年来,就没有落下过对自己的训练,所以身手很是敏捷。

     就算是在车里,他也轻一扭身,躲过了那名大学教授的猛扑。

     陈三十与王猛虽然只是个做为警察的新兵,但是一个以前是大雪山上当兵的,一个又是警官学院出来的,算得上训练有素、反应敏捷。

     见到这种情况二话不说就伸手制住了情绪激动的大学教授。

     眼前这种情况,让陈三十想起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那则信息。

     近来在网上传着一则消息,是说警察的。

     一个刚考上公务员的警官学院毕业生,被分到了单位第一天就被几件事给吓到了。

     就是办证件的时候,他被淡淡地吓了。

     人说无形装逼最为致命,而无形吓人,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就是在办证件时,要再次去指定医院做一次血型确定。

     然后把血型信息打印在警官证的背面,说:做这行容易出事,所以把这个信息备上,让被紧急送医院要输血时可以更快地准备你需要的血型。

     但在这里说一下,无论是不是证件上有这种信息,输血时一般都会再次确定你的血型。

     但如果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而你又急需输血,不输就死了。

     这种情况下,就算没有确定,也要给你输血,这时候证件上的血型信息就有大用了。

     有人说血型好像身份证上有信息吧!怎么还用得着确定?

     可以很确定的是,办身份证时有些地方虽然确定血型并录入系统,但其实在身份证上并不会显示出来。

     而且,其实对于以前确定过的血型信息,用人单位根本就信不过,而是会在自己信得过的医院给自己的人确定信息,毕竟人命关天。

     还有一个是,拍证件照时,那位刚入职的警官学院毕业生又被吓了一次。

     师傅带他去照相时,他习惯性地露出了洁白的八颗牙齿,然后被师傅训了。

     让他认真点,严肃点,不能笑,这证件照很重要!

     也许哪天出事就去地下见太祖了,那张照片就是遗照!

     师傅的这句话一出,他本来还很好的心情瞬间就如同吃饭看见了汤里有苍蝇一样,难受!

     原来,警察也不容易,随时有可能送命的活。

     也正因为如此,一线的民警如果不想某天自己证件照上那张照片用得上,那就得小心再小心。

     因为可能哪天一个疏忽,自己的小命就交待在一个可能人畜无害的人身上。

     不过显然,眼前的这位叫王朋的大学教授,不是这种人。

     他被制住之后还一脸的着急与期望:“警察同志,我要报警!我被人骗了一千四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