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接下来更凶险
    其实如果这三个人都是没有练过,没有什么打斗经验的话,就算他们拿着刀和棍,对陈三十来说也没有什么危险性。

     但是显然现在冲过来的这三个壮汉并不是没有练过的人。

     陈三十根本就没意识到,眼前中的冲过来的三个人,会说在别的地方犯了扇了,来这里逃避的。

     都是在街头上混饭吃的,打架那是吃饭喝酒一般的平常事。

     打的经验多了,所以围过来的时候,他们居然并不是散开来把陈三十围在最中间。

     可能一般人打架,如果三个人对上一个人的话,通常会分成三个方向围上去,怕他跑喽!

     另外一个也认为,三个方向围攻的话,可以让对方顾此失彼。

     因为对方只有一个人,如果他反击己方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肯定会被另外两个攻击。

     但是实际打老了架的人不会这么打,因为如果说被三个人围上了还敢还手的,肯定是个狠茬子。

     到了那份儿上,还敢还手,肯定是抱着拼命的心态了。

     那么无论他反击三个人中的哪一个,那个人肯定会有很大的危险。

     在普通人眼里,也许在外面的混混,敢打敢拼,性子很烂就是一个成功的混混了。

     可是这样的人,也许活不长!

     真正的混社会的人想要让自己能活下去,享受到自己打拼出来的结果,都会对自己的生命,很珍惜!

     所以做混混,真正是混社会的,经常出去打架能活下来而没有伤残的,都是精明人,起码在打架,这方面上,很精明。

     就比如现在正气势汹汹,往陈三十这边冲过来的这三个汉子。

     手里拿著一棍两刀,棍子不长,比手臂长上个二三十公分。

     刀却不短,是那种跟手臂一般长的西瓜刀。

     而且还是那种厚刃的,一刀下去连骨头都能砍断。

     从这点看上去,这三个就不是一般的狠茬子。

     亡命,亡命之徒!

     他们并没有分开三个方向,往陈三十这边围过来。

     而是三个人个挨个的站成一排,整齐而又快速地往这边杀来!

     手拿铁棍的人居中,那根棍子猛然举起向前劈来,势大力沉目标直指,陈三十的脑门。

     要是被这棍子一下敲脑门上,那铁定砸进去一大坑,估摸着以后能不能喘气还两说。

     左边那个那把刀在冲过来的时候,很别扭地右手持刀但是却把刀伸到左边,冲到陈三十面前时,猛的一刀挥出去,从左下方往右上方斜撩。

     要是被这一刀撩中,陈三十肯定自己肚子到胸膛这,会有一大道口子,那肠子会稀里哗啦的流出来。

     死的很惨!

     右边这个就直接了,从右到左,来了个横扫。

     很直接,这把跟手臂一般长的西瓜刀,一个横扫,就已经封住了,陈三十往他这边进的可能。

     正前方,左右两边,都已经是没有地方可躲,现在就算是转身就跑,也来不及了。

     因为如果陈三十现在转身他就慢了一步,正中间那个汉子手里劈过来的,铁棍会追上去继续砸他脑门子上。

     陈三十这个时候心里居然鬼使神差的闪过一个念头:这些狠人是哪来的?

     不过有一句老话,叫做说时迟那时快,而陈三十感觉现在自己的反应就是那样的。

     这个时候他庆幸自己刚退伍,在部队里面训练的军事技能,并没有被自己给拉下。

     这个时候脑子已经不够用了,因为脑子压根就没那个时间思考,一切都靠的是身体自然的反应。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部队里的那些经历,明年的今日就是陈三十的忌日。

     然而,经过几年的无数次的,艰苦训练。

     还有在,好几次的生死之间徘徊。

     陈三十的身体已经训练出应对危机时,身体会做出最明智的反应,这种反应甚至还快过脑子的反应。

     这个时候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或者转身就跑,都躲不过对方,毁灭性的打击。

     而唯一的生路就是正前方,正前方那个高高扬起铁棍,正往自己脑门上,劈砸过来的那个人,那个位置才是自己的生路所在。

     所以,陈三十在对方劈出刀子和棍子的同时,他就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矮着身子一缩就往正前方撞过去。

     险之又险地在那两把刀劈到自己身上之前撞到正前方那个男子的怀里。

     他这一撞之力很大,这是生死之间但危机刺激肾上腺素让身体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而且他这一撞,是缩着身子双手抱头,两肘顶在身前以千斤之力往前冲撞。

     哪怕是在这个混乱情况下,都能听到一声“咔嚓”骨折的声音。

     陈三十可以肯定的是,对方胸骨坑定是被自己的双手,给撞蹋下去了,死不死就不知道,不过是肯定没有战斗力是一定的。

     陈三十把对方给撞了出去,自己当然也跟着出去在地上滚了一下,被撞趴在地上的那个男子手中的铁棍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刚才手拿铁棍的那个男子胸膛已经塌了进去,不过还有呼吸,但如果断骨扎到了心脏的话,估摸着命不长了!

     陈三十没有去管那个被自己撞塌了胸骨的男子,因为对方两个手拿着西瓜刀的人逼过来了。

     这两个也是狠人,他们看了一眼,被撞塌了胸骨躺在地上的,他们的同伙。

     脸上的肌肉都抽了一下,没说话,他们看的出来,地下那人活不了了。

     既然活不了了,就没有必要分心,就算抱着他哭哭啼啼的,又有什么用?

     “小子,下手挺狠呐!一下就要了我兄弟的命。”

     “彪哥,跟他废话那么多做甚,片了他为三儿黄泉路上找个作伴的!”

     那个,被叫做彪哥的人,再看了眼躺在地上抽抽,抽抽,慢慢的越抽越慢的三儿。

     他们三个都是一起混,一起长大,一起犯了事了,跑到南方来。

     没想到却在这里折了一个,大意了,大意!

     教训呐!

     “这是教训呐,这小子是个狠茬儿,手底下有东西,咱哥俩可不能再折一个在这了,得小心!”

     俩人逼了过来,更小心,但俩人眼中的恨意,让陈三十知道,接下来更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