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他是南都大学教授,该打
    陈三十从部队里练就的车速确实了得,五分钟不到就直接来到了山顶洞人公寓,比那治安队还要去得快一些。

     还没下车,就看到那女的还在打,不过都没往脑袋上打,而是往身上抽。

     边上还围着一群人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拦,不过这也挺符合华夏的国情,有个人报警就已经不错了还想让他们去拦?

     开什么玩笑!

     陈三十只往那里一看就知道,那报警的人没看仔细就报警,所以把事情都夸大了。

     那女的确实是在打男的,不过是拿着个拖把棍往男人身上大腿、屁股、背上那些地方狠抽,却没往那脑门上抽。

     那男的身上也确实有血,衣服上也确实被血染红了一大片。

     可是只要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看得出,这男的胸前染红了衣服的血,是他不知道鼻子碰哪了流的鼻血不诸不擦,任由着流到身上了。

     女人发泄一般狠狠地用拖把棍将男人狠狠抽打,而男人却面若死灰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哪怕是被女人一棍棍地抽到身上,却好像没有半点感觉一样。

     警车就在女人身边停下,王猛下车就是一把抓住女人的棍子,一用力就夺了过来。

     “警察!放开!”

     这句话是那女的被夺了棍子之后,二话不说连棍子也不用了直接整个人扑到地上那男人身上抓挠,王猛要把她拽起来时喝的那声。

     不过,陈三十干的更直接,轻轻伸手抓住女人手臂一拎,就把人拎了起来。

     “哎,你们轻点,别弄伤她了!”这不是汪叔的声音,而是地上那个男人的声音。

     虽然被女人打了个遍体鳞伤,但他看到女人被陈三十拎起来之后,一看三十的动作那么简单直接粗暴,他就担心起来。

     其实陈三十的动作虽然是简单直接的拎,不过却是不会伤到人的,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女人还在挣扎,不过却让人意外的是她哪怕是从用棍子殴打男人的那一段时间,还是现在被三十控制住的这段时间,始终是一句话也不吭,好像是不会说话的那种。

     男人也是,刚刚被女人殴打时,全程也是一个声音也没有,要不是女人被控制,怕他也是不会出声的。

     男人看上去三四十岁,很俊朗,哪怕是鼻子上还在淌血,也足以让人看得出他是一个本身很有气质的男人。

     女人也是,应该也就三十来岁,挺漂亮的,一头青丝披洒,不发狠打人的时候,竟散发着一股知性的魅力。

     前提是不去看她那愤怒的脸!

     汪叔从下车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了出警记录仪,在三十与王猛控制了两人之后,他才拿起相机将事发地点,还有周围人群都给拍了一遍。

     其实,周围人群本来是不用拍的,但那是汪叔的习惯。

     报警人报了警之后就走了,听说是忙着上班,并且也只是一个路人,便没在这里。

     其实拍照这些,原来应该是用协警来办的,可是今天协警居然全都派出去了,事多!

     要不然也不会临下班了还要抓三十他们的差。

     “身体怎么样?你用不用叫120?”汪叔走过来,第一时间就问那个男人身体怎么样。

     这是必须的,出警第一时间要关心的是人员安全,如果有人受伤,必须要第一时间保证伤者得到救助,这是每一个警务人员必须要做的。

     王猛本来想每一时间去把男子扶起,但却被汪叔制止,现在还不清楚男子衣服里是不是有别的伤势,鲁莽的行为是不允许的。

     男子摇头道:“我没事,只不过流了点鼻血,可不可以先放开我爱人,那位警官太暴力了,我担心我爱人受伤!”

     呃!这两货打一起像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居然会是夫妻俩!

     这又是闹哪样啊?

     不过这货一起来就马上来攻击自己的执法手段,这很让人不爽啊!三十心里这般想道。

     不过在看到自己控制住的这女的,在听了男子的那句话之后,叹了口气之后便没有再挣扎。

     脸上的愤恨表情也慢慢转变,转变成了悲痛欲绝,慢慢蹲下双手捂脸嘤嘤哭了起来。

     真是个美丽的女人,就算是哭,也哭得如此让人心碎。

     男子看到女人在哭,挣开扶着他的王猛,走过去一下跪在女人面前。

     “雪如,对不起,都是我的愚蠢才让家里损失那么严重,我对不起你!

     你如果心里还堵得慌,你再打我,打到你心里舒服才好!”

     男子悔恨说道,这让人一听就大概猜出了他们这里的大致关系和发生了什么事!

     这两人是夫妻,这男的不知道做了什么,让家里损失的代价足以让夫妻俩崩溃。

     而女人崩溃的结果,就是愤怒地把男子暴打一顿。

     而正因为内疚,所以那个男子并没有还手也没有躲避,不过女人纵然愤怒,也并没有下狠手,棍子不离男子肉多的地方。

     都只是出气而已,不过却因为地方不对,让路过的人报了警。

     不过,现在男子说的话就让人有点无语了,而且还当着警察说这样的话。

     治安队在这个时候姗姗来迟,陈三十过去让他们疏散一下围观的群众。

     王猛与汪叔已经把夫妻俩从地上扶起,带到了警车里进行询问。

     他回到警车上的时候汪叔正开始问话:“你们两个,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夫妻俩有矛盾,可以在家里面解决,好好说好好商量,怎么就在大街上打起来了?

     把身份证都拿出来让我们登记下,然后再说清楚,是什么事让你们这么大动肝火。”

     还好,这两人虽然在大街上闹了这么大的一出,身份证还是带在身上的。

     陈三十接过他俩的身份证,往身份证阅读识别器上读取了一下,然后进行登记。

     “姓名!年龄?”

     “王朋,四十一岁。”

     四十一了?陈三十有点诧异地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看这男子那么年轻,没想到都四十一了,他还以为三十来岁。

     “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住在哪里?”

     “南都大学教书的,现在是副教授职称,就住在山顶洞人。”

     还是个大学教授?陈三十愕然。

     这时那女的恨恨开口说道:“就因为他是南都大学教授,所以才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