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要手机吗?苹果的
    听到王朋教授说到他存进了对方提供的安全帐号之后,汪叔就已经摇了摇头。

     没戏了!这事,只能是上报分局,分局也弄不了,他们也得上报市局。

     这种高科技的东西,他已经老了,犯罪份子越来越高科技化了。

     陈三十现在就觉得古来说的一句话非常有道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犯罪的永远比守护者有想法,这一点是永远不会错的。

     想违法的就像是那个挖坑的,而警察就是那个填坑的,天下之大,不知道有多少暗处没有被人看到,自然在那些暗处挖出来的坑没人去填。

     一般都是等到出事了,才会有人发现那里有一个坑,这就是为什么在电影上,警察总是要等到事情完了才出现。

     最主要是,案件没有发生时,他们不知道这里会发生案件。

     如果说有可能,那整个天下都是有可能发生案件的事,他们只能预防,却不能完全的根除发生案件的可能性。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出事,警察都会是事后到场的原因。

     他们也不想的!

     就比如现在,犯罪分子的脑子永远都比警察想的更多,他们更知道怎么样在这个世界里找到人们心中的防火墙上的漏洞,来利用这些漏洞来实现自己利用别人的痛苦来发家致富的目的。

     就比如现在,在车上的三个警察都没有想过,居然还有骗子能骗到一个大学教授的头上。

     而且还骗成功了!

     这真的是天底下最让人惊讶的事情之一,起码在今天是这样的。

     在陈三十的印象里,大学教授代表的就是智慧,可没想到,就连大学教授都陷在骗子挖的坑里了。

     那么,普通人,会怎么样?

     那会不会更坑?

     其实,这种电信诈骗的案子,在别的地方已经陆续出过不少了,而D市这个地方,以前没出过几单,就算是出过这样的案子,也都是小钱。

     可没想到今天,竟然出现了这么大一单的案子,这可是要惊天了!

     这么大的案子不用说,肯定是要上报纸的,而只要一上了报,这么大个事,就会直接捅到了京城去的。

     上面那一位,铁定是要关注一下的,那么一来,D市就出名了!

     其实,若是别人被骗了,哪怕是一千来万,那也没多大事,有案子,破了就行了!

     就算是破不了,也就那样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汪叔皱起了眉,哪怕陈三十已经把车停了下来之后,他皱着的眉头还是没能舒展开,自己的这个派出所看来要出事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所长不担责任是不行的,而出事的山顶洞人公寓,是自己的辖区,看来自己也要担点责任了。

     不过,应该没有多大的责任,毕竟只是诈骗而已,应该妨碍不了自己过几年退休。

     刚到所里,结果还没下车,就听到了分局的指示,做好笔录之后马上将两位事主送到市局去,早一点送到,就能早一点挽回损失。

     毕竟,就算是公安局去银行查什么东西,也是要事主一起去的,要不然银行的就不可能鸟你。

     不过那些事陈三十是不清楚的,他只听说了最近市局成立了一个专门针对电信诈骗的部门,那里可是人才济济。

     不过究竟怎么运作,那就不清楚了!

     他现在只能是听所里的吩咐,将两位事主送到市局。

     不过,汪叔带着王猛已经下了车,他们还要马上整理好那些笔录,然后上报。

     可以让市局的人在事主来到之前,了解完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毕竟,现在真的是时间就是金钱啊!

     鸣着警笛,陈三十驾车在那条城际快速道上跑出了那条路上所容许的最大的速限数。

     哪怕是下了市区的车道,他还是能压着限速值飞驰,直奔市局。

     哪怕是车后座上的教授夫妻俩一直心不在焉,可最后还是让陈三十给吓得面无人色,他们实在受不了警车在车流中用限速最高值左冲右突,这让他们感觉有可能下一刻就撞了!

     不过,陈三十的车技可是在大雪山上的那种恶劣环境里锻炼出来的技能,绝对杠杠的,所以最后他们还是有惊无险地到了市局。

     直到下了车,他们那煞白煞白的脸色才回魂了些,可能如果再给他们选择的话,可能打死他们都不会再坐陈三十的车了。

     太考验人的胆量了!

     市局的办事效率很高,事主的交接只是签个字就解决了,然后准备打道回府。

     这事本就不是他一个小派出所的小民警能管的事了,这种高智商高科技的东西,他摸都没摸过。

     这种事,他只能告诉朋友们,如果真的有人打电话给你说自己是公检法部门,或者是什么有关部门,然后告诉你的事犯了,让你去自首的。

     你便只能是挂了,要是不挂,以对方异常精通人类心理学的行骗人员,将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老老实实地掉到对方的坑里去。

     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会想一想,要是你真犯了事了,人家打电话告诉你干嘛?早就把你直接抓起来了!

     如果有人打电话给你,告诉你中奖了,你的手机号摇到了什么什么奖,那你也只能是挂掉。

     还记得报纸上曾经有一个人是这么着的,明明自己手机号并没有参加过什么活动,结果人家一个电话过来,告诉他中奖了。

     然后就好玩了,他居然信了!

     没错!他居然就是这么信了,然后就按着对方的指示先把竞奖的税费给别人汇过去,然后……就当然是没有然后了啊!

     突然,陈三十怎么感觉,原来这世界除了军队里那些敌对双方的尔虞我诈之外,还有社会上的这种勾心斗角,坑蒙拐骗也是很精彩。

     只是不知道,用军队上的东西来对付地方上的敌意,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想抽烟,心情很是复杂,复杂到本来不抽烟的他突然有种想抽烟的冲动。

     下了车,他看到对面有一个卖烟的小铺,把警服脱下只穿着里面的T恤就往对面走过去,就过一个马路一个红绿灯,就没想开车过去。

     况且开着警车去买烟影响不好!

     所以索性他连警服都脱了,等了个红绿灯过到那边小铺里买了盒烟,出来。

     一个匆匆走过的男子突然来到他的面前,轻声问道:“兄弟,要手机吗?苹果的!”